习近平的四大经济新思维组合

时间:2019-01-11 20:52:06 来源:管业新闻网 作者:匿名



习近平主席上任后,提出了在“新常态”下维持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的新思路,并出台了一批新的经济政策组合拳。

首先,大力抵制腐败,打破特权阶层对资源和市场的垄断,使市场经济在有效配置资源,合理化生产关系,促进经济发展的供给方面发挥主导作用。打破垄断是经济改革和经济转型的必要条件。

二是牢牢把握世界经济一体化浪潮,发挥中国在金融资本,能力制造,工程建设和经营管理等方面作为世界最大贸易强国的优势,积极引导中国经济走向世界,走向世界。中国经济转型与可持续发展的长期战略布局。

第三,提出了全面经济发展的新概念,不仅追求经济发展的速度,而且追求质量,同时强调生态环境和人文经济的发展。在此前提下,通过改变社会经济结构,促进城乡一体化,提高人民生活质量,改变分配扭曲。

四是大力推进创新,包括理论创新,制度创新,企业创新和科研技术创新。通过创新,实施供给侧改革,奠定经济转型的基础。

反腐败的根本目的是反垄断,这是经济转型的突破口。

反腐败不仅是重建执政党形象,维护执政声誉,提高执政能力的斗争。这也是经济转型的突破,从而保持了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实现了30多年的快速发展。然而,在此期间,中国经济长期以来受到投资驱动的需求方发展和基础设施的推动。在法律制度不完善,行政权力过大,权力寻租猖獗的情况下,出现了大量政治与商业相互联系的特权群体。他们在各个领域的资源,市场和分配方面形成了严重的垄断。垄断和腐败是一对双胞胎。——腐败导致垄断,垄断滋养腐败。

要促进经济转型,必须按照市场机制的规律重新分配资源,规划市场,合理化生产关系,使经济供给方有效,快速地发展,为持续稳定发展奠定基础。要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必须打破特权利益集团的经济垄断。否则,中国经济难以向前发展。哪有这回事。在美国历史上,反垄断为经济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从而促进了整个社会的全面发展。内战结束后,美国经济几十年来经历了快速发展。由于法律社会当时并不完善,快速工业化的经济发展也受到需求方——运输,能源,建筑和基础设施——的发展的推动。到19世纪末,特权利益集团的垄断已经成为美国经济发展的瓶颈。在工业化进程中出现的新一代领导层,为了美国经济的持续发展,从1890年的“谢尔曼反托拉斯法”到1914年的“克莱顿反托拉斯法”,在过去的30年里,在三位总统(共和党和民主党)之后党),他们最终压倒了以家庭为中心的垄断集团和代表他们利益的政治力量。他们以美国经济立法的形式完成了反垄断的历史任务。战后的转型和大规模的“腐败”奠定了法律框架,为20世纪美国经济发展的新高潮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可以看出,反腐败实际上是一种政治形式的经济斗争。为了维护其在垄断——中的特权利益的根源,特权利益集团必然会产生绝望的抵抗。反腐败的根本目的是打破垄断,突破阻碍中国经济转型的瓶颈,进而有效配置资源,规范市场,根据市场机制合理配置,促进快速发展。发展供给方,改变中国经济。持续稳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 2 3下一页

焦点网


  
管业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管业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视频,版权均属管业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管业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